您的位置: 首页 >  看游戏 >  正文内容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我的极品女老师)最新章节_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 感觉不对劲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南昌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更√=新☆最快(上~l酷匠网

    “我没必要骗你。”夏婉玉听到蒋明池在那边的电话,冷冰冰的说道。

    不知道为啥,听着他们夫妻之间的对话吧,我的恶趣味越来越浓,我的身子竟然情不禁的抱紧了夏婉玉。

    “嗯……”

    夏婉玉忍不住轻哼了声,接着,她就啪的把电话给挂断了,把手机扔在一边之后,她突然伸出手狠狠的在我腰间掐了两把:“混蛋,你想害死我?”

    “我怎么会舍得害死你呢?”

    我嘴巴上这样说着,也就抱紧了她,朝着她那湿润的小嘴亲吻了上去。

    半个小时之后。

    我喘息着坐在沙发上,抽着事后烟。

    而夏婉玉呢,她已经钻进了沐浴室洗澡。

    夏婉玉洗好澡,她披着浴巾出来,看到还光着身子躺在沙发上的我之后,不由得冷冷道:“还不赶快去洗澡。”

    我没听夏婉玉的话,把烟抽完之后才慢悠悠的去了卫生间,等我洗好澡出来的时候,夏婉玉已经穿好衣服了,我们两一起离开了酒店,坐上了车子。

 广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方法好   “要不,一起吃点东西?”我的肚子饿了,所以坐上车之后,我就开口道。

    夏婉玉没吱声,看到她这么一副样子,我心里不觉得有些冷笑,又变成这么一副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样子,有这么过河拆桥的么?

    不过,她不吱声,也就是等于默认了。

    我就随便找了个面馆停下,去面馆里坐下点了面之后,我就稀里哗啦的吃了起来,大概是我肚子很饿的关系吧,所以我吸得很响,惹得面馆里的其他食客都看着我们,夏婉玉大概是感觉道丢脸吧,忍不住在桌下踢了我一脚,压低声音道:“你饿死鬼投胎啊,又没人跟你抢。”

    “老板,再来两碗!”我抬起头吆喝了一声。

    后面,我们离开面馆之后,夏婉玉让我把她送到了闸北区的一处私人会所,我没有进去,在门口等夏婉玉下车之后,我就发动车子离开了。

    而夏婉玉呢。

    在我离开了之后,很快,她的手下十三快速的就从私人会所里面走了出来,走到夏婉玉身边之后,十三躬身道:“主子,药下成功了?”

    “成功了。”夏婉玉点点头,眯着眼睛道。

    “那就好。”十三点点头,看向夏婉玉:“咱们以后就能控制张成。”

    “嗯!”

    儿童癫痫比较佳治疗方法夏婉玉点点头,然后她对十三道:“十三,我有些累了,去楼上休息,不要让人来打扰我。”

    “是,主子!”

    十三点点头,看着夏婉玉走进会所的背影,十三忍不住嘀咕:下药成功,可是主子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呢?

    楼上。

    夏婉玉上了楼,关上房门之后,她感觉双腿有些发麻,忍不住骂了声:该死,把我都弄得快散架了。

    夏婉玉抱怨着,然后躺在了床上。

    闭上眼睛,可是她发现自己怎么也无法入睡,虽然身子很累,但她满脑子都是昨晚飙车,学游泳,一起酒店的事情,越想,她的心里越烦闷。

    “为什么我会觉得和他亲近很刺激……很迷恋那种感觉……”夏婉玉嘀咕。

    汤臣一品。

    我把车子停在车库的时候,发现表姐的车子也在车库,也就知道表姐今儿应该没出门,昨晚彻夜未归,今天又现在才回来,我应该怎么解释呢?

    总之,我和夏婉玉发生了关系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特别是武舞和表姐。

    武舞和表姐都知道我和高诗梦的关系,不过她们没表示出什么来,但是夏婉玉和高诗梦不同,夏婉玉是我的敌人,我和自己的仇敌发生了关系,这算什么啊?

  &北京儿童羊羔疯能治好吗nbsp; 我一直知道表姐在女人方面,对我很是包容。

    我记得她对我说过,男人都是花心的,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喜欢偷腥,只不过,有的男人知道什么事张弛有度。

    但是要是被表姐知道了我和夏婉玉发生关系的话,我估计表姐也不会在沉默,不说我了。

    没办法,在上楼之前,我只好打电话和地虎阿丘打招呼,要他们帮忙隐瞒一下,假如表姐问起来的时候。

    招呼了之后,我就上楼了。

    我直接去表姐住的26楼找表姐,谁知道我在里面转悠了一圈之后,没表姐的影子,就大黑自个在阳台那里懒洋洋的晒太阳呢。

    应该在楼上吧?

    我就上了楼,打开房门之后,我发现客厅也没人,也就朝着卧室走去,当我推开卧室门的时候,也就发现了表姐,小点点都在卧室里面,武舞她斜躺在床上,脱去了上衣,小点点正在给她进行针灸,她的身上插满了银针。

    “姐……这,武舞这是怎么了?需要针灸?”

    本来武舞是闭着眼睛,大概是在迷糊中的,听到我急切的声音之后,武舞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我之后,眼神里面很明显的出现了慌乱,大概是没想到我为什么会突然闯进来。

    “小情人,你……你怎么来了?我……我没事,小点点说针灸可以帮我循环血液,对肚子里的宝宝有好处德州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所以经常来帮我。”武舞解释道。

    可是,听着武舞的解释,以及感受着她那明显有些慌乱的语气,我心里隐隐产生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到底怎么回事?”

    我赶紧跑了上去,小点点正在施针。

    “小点点,怎么回事?”我抓着小点点的胳膊问道。

    小点点,她看了我一眼之后,又看向武舞,最后看向表姐……好像在询问表姐的意思。

    “张成,我真的没事。”武舞一笑,解释道:“只是针灸对我两个宝宝好,你别多想,没什么的!”

    可是,武舞越这样,我心里也就越感觉不对劲。

    “颜麝,你解释一下啊,免得张成担心。”武舞接着又看向表姐,那眼神里面,明显有哀求的味道。

    看到武舞这眼神,我心里再次一沉。

    武舞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我情不禁的看向表姐,这个时候,表姐她看了我一眼,最终把目光落在了武舞身上:“小舞,该让他们知道了,无论是张成,还是你的父母家人,他们都有权利知道,假如他们到最后关头才知道的话,对他们是一种残忍!”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gau.com  南昌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