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司考 >  正文内容

都市之归去修仙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470章 揭开面纱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南昌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别动,不然你会死的。”

    那一天,他同夭夭一同坠入了洞穴,

    随后他们遇到魔甲虫王,遇到刹影,一路过关斩将……

    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他在遗址里就已经爱上了夭夭,只是这份爱,他从未放在口中,一直隐藏在内心最深处,

    他不敢相信,那个一直保护着他,关心着他的第一人,会这样轻易离他而去,

    “不,你一定会醒来,一定会。”

    易白的瞳孔再次变得坚定,虽然他不明白为何给夭夭服下龙珠后,她的最后一丝生机会彻底消失,但易白却依旧相信,夭夭未死,哪怕她的**已经死亡了,

    易白得到混沌天音传承,几次危机他都挺了过来,让他明白**死亡并不是真正死亡,如果灵魂之火还没有熄灭,就能有苏醒的机会,

    他坚信,夭夭的灵魂之火虽然微弱,却并未熄灭,

    此时,神剑宗,

    张力已经回到了宗门,他的脑海会时不时浮现出军机九处战斗时的场面,特别是那冲天直上的金箭,让他心有余悸,<成都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br>
    “远古寂灭弓,太清国居然有人能拉开远古寂灭弓,不行,这样的人不能留。”

    远古寂灭弓号称能屠龙灭凤,他以前不相信,但现在,他信了,一位毛头小子就能凭借远古寂灭弓之威射出相当于王侯强者的一箭,那如果对方成长到大师,宗师,甚至王侯强者呢,

    “不能留,必须趁早除去。”

    龙珠没有得到,反而同军机九处结下了仇恨,如果有朝一日易白的修为提升起来,再依靠远古寂灭弓,他神剑宗就只能灭门,作为神剑宗宗主,他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甚至这一刻,改天宗门主叶子良也同张力有着同样的想法,易白必须除去,能拉开远古寂灭弓的人不应该存在,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非常简单,整个太清国的修道者都将远古寂灭弓当成废弓,因为没人能拉开这把神弓,一旦有人拉开,绝对是危险的存在,改天宗和神剑宗同军机九处结下了梁子,现在的军机九处虽然是有气不敢出,一旦等易白成长起来,这份被暂时压抑的仇恨一定会爆发,所以,他们都认为易白不能留,

    几乎同一时间,两大门派的人都派出了弟子悄悄打探易白的身份,一旦知道是谁,他们不介意再次联合,杀上军机九处,

    总之,能够使用远古寂灭弓的人,不能留,因为这样的人不在他们门派之内,

 先天性癫痫病的表现;   军机九处,日子同往日一样,但所有人都闷闷不乐,因为他们心中的女神死了,

    易白依旧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每天不是修炼,就是守护在夭夭身边,像是疯子一般,

    他依旧坚信夭夭会醒来,

    “林副将,易白哥又去了密室。”

    院子里,怀柔低声询问林副将,

    林副将点了点头:“这些日子他就像疯了一样,你也安慰安慰他吧,人都已经死了七天了,他怎么就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怀柔摇头道:“不,易白哥哥既然坚持,就说明夭夭姐姐没有死,我相信易白哥哥呀。”

    林副将苦笑:“倔强起来,你同那小子倒是很像,你去密室看看他吧。”

    “嗯。”

    当怀柔去到密室,易白正给夭夭清洗身体,夭夭虽然**已经死亡,但由于有龙珠和尸兽之心,她的身体不会腐烂,也不会发臭,

    “易白哥。”怀柔小声呼唤,怀里抱着茂茂,缓步朝易白走去,

    “怀柔,你来了。”

    易白的声音略鹤壁看癫痫的医院哪好微憔悴,整个人似乎瘦了一圈,双眼居然罕见的漏出疲态,怀柔看见眼里,疼在心里,

    “易白哥哥……放心吧,夭夭姐姐一定会醒来的。”

    易白笑了:“会醒吗。”

    这话似乎在问怀柔,又像是在问他自己,他其实知道夭夭已经死了,面对王侯强者的攻击和吸血虫珠,她活下来的几率无限接近于零,只不过易白的内心并不能接受夭夭已经死亡的事实而已,

    怀柔不停点头:“会呀会呀,夭夭姐姐要是知道你这样日夜守护她,一定舍不得死的。”

    易白笑了,温柔的看着怀柔:“谢谢你,怀柔,整个军机九处的人都认为师姐死了,却只有你相信我。”

    怀柔嘿嘿一笑:“因为你是我的易白哥哥呀,你做的都是对的,你坚持的都是正确的。”

    易白摇了摇头,眼中露出迷茫的神色:“但这一次,连我都不知道我的坚持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在外人看来,易白是一直暗恋夭夭,以至于接受不了夭夭死亡的事实,才导致心里扭曲,日日夜夜对着一具尸体发呆,

    夭夭生机全无,已经死了,这是事实,

    “易白哥,既然不知道正确还是错误,那就一直坚持下去吧,不管别人怎么看你,得了母猪疯还可以治疗吗怀柔都一直在你身后。”怀柔对着易白笑,她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纯洁可爱,好像永远不知道烦恼忧愁,“对了,易白哥,你既然这么喜欢夭夭师姐,又在给她清洗身体,为什么不揭开她的面纱呢。”

    怀柔忽然问出的问題让易白愣住了,

    “揭开面纱。”

    他嘴里重复着这四个字,心绪却飞到了一年前,当时他第一次见到山峰第一人,第一次见到夭夭,当时林副将说过,夭夭作为赵若彤的亲传弟子,不能摘下面巾,如果有男人摘下了夭夭的面巾,看见了她的容貌,夭夭就得嫁给对方,

    怀柔点了点头:“是呀,揭开夭夭姐姐的面纱,你都已经为她清洗身体了,揭开面纱也没什么嘛,而且,一旦夭夭姐姐醒来,就是你的人咯,咯咯咯咯。”

    怀柔说着说着居然笑了起来,这个时候也只有她才能如此乐观,

    易白苦笑着摇了摇头,却将手放在了夭夭的面巾上,怀柔说得对,他都已经同夭夭肌肤接触,替对方清洗身体了,为什么就没勇气揭开夭夭的面巾呢,

    “呼。”

    深呼一口气,他慢慢将面巾取下,当面巾彻底离开夭夭脸蛋的那一刹那,易白同怀柔都怔住了。l0ns3v3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gau.com  南昌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