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探索 >  正文内容

异世无冕邪皇最新章节_ 第2405章 挥霍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南昌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天坊一场大火闹的梦洲沸沸扬扬,当夜过去之后,整个梦洲的修界都在密切关注天坊的动向,可是令人疑惑的是,自从天坊大火过去之后,天坊似乎并没有想法追究到底,反而陷入了沉寂期,整个天坊显得无比的萧条,没有多少往来宾客进入交易,而天坊内部也是不温不火的开始了修缮和整顿,从上到下,竟然没有任何派人追查闹事者身份的意思。

    一开始的时候,人们觉得天坊似乎在掩饰什么,但随着日子的推进,天坊仍旧没有采取激进的措施,反到对重新布置天下大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就让人们看不懂了。

    在梦洲境内,能跟天坊并驾齐驱的天宗势力并不多,只有一个孤灯门,而天坊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之后,居然没有对外界放出任何狠话,于是乎,梦洲境内的修士开始众说纷云了,不过大体的意思都倾向于天坊是只只会叫不会咬人的老虎,受到如此巨大的屈辱,反而没有怒焰滔天的架势,令梦洲修界大失所望。

    随后坊间的传闻纷沓而来,有的说,别看天坊积威已久,但都是表面功夫,供奉堂十八名供奉外加四大承道高手,只不过是沐古花重金请来的镇山石,沐古想调动人家,人家根本不予理会,说是供奉,其实不过是拿你胖子当冤大头呢?

    也有的人说,天坊这次被打的疼了,对方来头不是某个强大的一流天宗,天坊的实力再强,总不能在老虎嘴上拔毛,所以这口气,天坊忍也得忍,不忍也得忍。

    还有人说,天坊此次损失惨重,当夜供奉堂两名强者当场毙命,导致整个供奉堂对天坊心灰意冷,那夜之后,供奉堂分崩离析,盛名不负,而胖子沐古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新的高手接替,所以天坊自顾不暇,还有个屁能力反扑。

    种种说辞声形并貌,阳泉小儿羊羔疯医院似乎这些事都是坊间中人亲眼所见,一时间,天坊沦为巨大笑柄。

    而一开始的时候,周边几个规模较小的坊市中流传着这般传言大抵上也都是私下里说说笑笑不敢声张,怕天坊听进耳中前来报复,可这件事越传越远、越传越邪乎,天坊依旧置之不理,无端端的让人觉得坐实了之前的论据。

    久而久之,天坊的生意越来越差,而慢慢的,开始有人大张旗鼓的在公开的场合,大肆谈论天坊的无能、胖子的无能,甚至于有些人酒后失态,连任麒麟也一并骂了进去,言其虚有其表、不外如是等等言论。

    如此一来,曾经在天坊受到火灾牵连的各大天宗的门徒开始陆陆续续前往天坊讨要赔偿,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一向抠门的胖子沐古破天荒的大出血,对各大天宗的狮子大开口表现出畏缩、怯懦的态度,凡是进入灵溪峡追讨赔偿的人无不赚的盆满钵满,开开心心的回家,这般消息一出,连同梦洲以外的修界都认定天坊已经走向落败的悬崖了。

    天坊一事,成为天底下最大的笑话,此事似乎已成定局。

    一个月后,孤灯门。

    乐正碧涛外出归来,兴冲冲的跑进了后山洞府,来到乐正千机的门前。

    “爹,事儿办成了,珈蓝那边已经答应交易烈焰玄经了,但问题是,他们有一个要求,因为仁王从中作梗,珈蓝想要一件传天之宝的法器做为交换的条件。”

    紧闭的洞门应声打开,乐正千机迈着方步从里面走了出来。

    “哦?你一去月余,终于有收获了?”乐正千机难得的笑了:“仁王归隐已久,此人与珈蓝颇有渊源,为珈蓝说说话并不奇怪,他们想要的法器是哪一件,在何处?”

    乐正碧涛因为办成了一件大专治癫痫病医院事眉飞色舞,心想着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言道:“是混元魔星扇,伏森洞左丘一族的镇山之宝,爹,这伏森洞只有万余弟子,对付他们容易的很呐,要不咱们”

    乐正千机听着,皱了皱眉头:“伏森洞?左丘冲?这个老家伙很难缠,此人一身修为已近承道后期之境,深黯大玄渺神通,若是强行出手,只有为父才能压制其一二,除此之外,没人是他的对手,珈蓝为什么要这件法器?你可知晓?”

    乐正碧涛顿了一顿,喜滋滋的回道:“爹,您别说,这件事还真打听到了,据说珈蓝当年被龙皇灭族之时,丢失了三件宝贝,其中一件,便是这混元魔星扇,而另外两件已经找回,珈蓝的家主为了讨回此件法器曾不止一次向伏森洞左丘一氏请求交换,但那左丘冲是个驴脾气,就是不换,珈蓝也是没办法,本想着请仁王出面,奈何仁王归隐,只承诺保证珈蓝安全,修界之事又不想插手,所以才有求于我们,爹,我看这事可行,伏森洞的左丘冲虽然修为不低,但此人交友甚少,仅有那么两个还是散修,关系也是一般般,门人弟子数量只有万余人,若是爹出面,相信左丘冲不答应也得答应。爹,您说呢?”

    乐正千机闻言,并无任何表情,但随后想了想,又觉得乐正碧涛所言不虚。

    他微微一笑道:“碧涛,看来的确用心了,这么多隐秘都打探的一清二楚,倘若你在修为上再上点心,日后为父也可放心的将孤灯门交给你了。”

    乐正碧涛闻言大喜,道:“那爹,咱们派人过去啊。”

    乐正千机想了想道:“不可,此事还需从长计议,现如今我等与天坊一事尚未尘埃落定,不可擅自树敌,这样吧,你替为父去一趟伏森洞递一张拜帖,七日之后,为父先去找左丘冲聊聊。”

    “爹,左丘冲那个倔脾气恐怕是谈不拢的啊。”乐正碧涛不温不火的提醒了一句。

    癫痫病治疗费用乐正千机微微一笑:“先礼后兵,他不答应再说。”

    “哎,好。”乐正碧涛一听,不再往下说了,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决定的事儿,旁人是无法左右的,说着话,乐正碧涛便退去了。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后山洞府时,暗处一个人影方才走了过来:“门主,少门主近日办事贴心的很,门主可以放心了。”

    “这孩子还是需要一些历练。”乐正千机需要没有满口夸奖,但语气中已有满足之意,话落,乐正千机沉下脸道:“烈焰玄经的事已经差不多了,吴生那边有消息了吗?”

    人影沉默片刻,叹道:“回门主,吴生失手了,去了五个人,全部被留下了,其中四个,当场毙命。”

    乐正千机脸色一沉道:“看来吴生已经背叛老夫了,哼,这个养不熟的狼崽子,当初老夫就不应该重信于他。”

    人影道:“门主,既然吴生已叛,那天坊那边”

    “嗯,他们应该知道了,断岳青辉镜怕是偷不出来了,不过没什么,老夫已经料到了,沐天浩那个人没什么城府,但是他的儿子却是一个奸诈之人,断岳青辉镜老夫是志在必得,不过也不急于一时,我让你找的人找到了吗?”

    “已经找到了,属下派去的人已经盯死了此人。”

    “找到就好,那个人暂时不要动,等我的命令,把人盯死了,该动的时候再出手。”

    “是,门主”

    另一边,天道珠。

    自从天坊大火之后,天坊便进入了令人匪夷所思的萧条期,没有人知道是何原因,但基于绝大多数天下人的猜想,汕头市治癫痫选哪家医院沐古这次是伤筋动骨了,所以天坊的生意一落千丈,但在天坊内部,似乎并非如此。

    “哗啦!”

    天道珠的境门一开,无数法器犹如瓢泼大雨一般洒进了天道珠空间,在金霄塔门前,堆起如山高的法器堆。

    小仙水赤着小脚坐在仙水池旁边看着,一双瞳子折射的尽是流光异彩:“这么多法器啊,全都用来提升金霄塔,不浪费吗?”

    陨氏三个大光头忙里忙外,陨昭道:“小仙水,我告诉你哦,我们的金霄塔,倘若把品阶提升起来,威力非常强大哦。”

    “吹牛吧!”小仙水翻了个白眼,压根就不相信。

    陨昭憨憨一笑:“你等着看吧。”说罢,陨昭冲着金霄塔右侧盘膝坐在地面上,不断将法器化作精元祭出塔尖上的风绝羽喊道:“风小子,把这些都弄完了,就差不多了,你再加把劲儿啊。”

    风绝羽满脸大汗,双手一刻不停的将一件件法器化作法器精元祭出塔尖之中,忙的不可开焦:“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们没事到旁边玩去,别打扰我,他娘的,这玩意搞起来是真麻烦,用的法器也太多了。”

    沐古抖动着嘴边,手里捧着一方玉简,嘴里墨墨叨叨的记录着:“三五二七、三五二八、三五二九格老子的,胖子我花了三百年的时间,不到一个月就被你们干穷了,有没有点良心啊,这可都是血泪啊。”

    是的,欲哭无泪的胖子,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把近三百年的积蓄挥霍的差不多了。

    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lingyu.org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gau.com  南昌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