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手机游戏 >  正文内容

百变歌妖最新章节_ 第四十四章:家徒四壁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南昌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领域文学网

    这是一扇门,看上去,似乎很有些历史了,上面隐隐约约的斑驳仿佛在诉说着岁月的流逝。

    这也是一扇挺特别的门,尤其是在楼上楼下,包括对门,都已经装上或高档,或普通的防盗门的情况下,这一扇居然还只是一道木门而已,显得有点“鹤立鸡群”的味道。呃,或者说“鸡立鹤群”?

    不过,以上都是卢玉荣的感受,而面对着这扇门,小兰的情绪却明显激动了起来。站在门前,小姑娘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指尖也微微颤抖着,唇瓣也微微颤抖着,就连瞳孔,也微微颤抖着……

    “卢……卢叔叔,这……这就是我家……”小兰的声音,颤抖着从她的齿间轻轻流出,她颤抖的指尖,轻轻抚摸着木门,“就连这门都是十年前的……我还记得,我还记得呢!卢叔叔你看,这里,这里有个小坑,我还记得,那是我三岁的时候,楼上莫阿姨家刚刚搬来的时候,她家里的大立柜,从这里搬过去的时候,在我家门上撞了一个小坑,就是这个小坑呢!还有……还有这里,这里有个字,那是当初有天我闲着无聊,拿着小刀,在这里刻下来的,是一个繁体的‘蘭’字呢!当时,我可是比着字典刻下来的。后来,被爸爸发现了,爸爸居然还夸我刻得好看,我还以为,爸爸会骂我呢……”

    小兰颤颤地诉说着,轻轻地抚摸着木门上的斑驳。卢玉荣站在她身后,只是微微笑着,没有说话。但,他的眼神,却有些复杂。

    一户人家,几乎是整个单元之中,唯一一家没有装防盗门的,这正常么?这说明了什么?

    不装防盗门,大概只有两种可能了。第一,是不用装防盗门,那意味着什么?这家人已经搬走了,其实,这扇门后面,就是一套空空如也的房子,根本没人住么?又或者,是装不起防盗门?
武汉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想到这里,卢玉荣不禁自嘲地笑了笑,装不起?怎么可能?一扇防盗门又不是什么奢侈品,太正常不过了。毕竟,根据不多的信息是能够想象的,小兰的父亲,还是很有经济实力的,怎么会装不起?

    那么,只能是第一种可能性了。也就是说,现在,这扇门后面的只是一套空房子罢了,没人住。而小兰的父亲,极有可能,已经重新组织家庭。而这套房子,代表着他的过去,算是他的伤心地,他怎么可能继续住在这里?

    支持他的想法的,还有其他一些细节。那就是,在这扇门两边的墙上,少了许多斑驳。

    这是一栋八十年代建造的住宅楼,楼道中的墙体,其实就是水泥墙体上,抹了一层白石灰罢了。用手在墙上摸一摸,还能摸得手上有一层白灰。看看其他人家的门前,尤其是门两边,门楣上方,都会有明显的斑驳。这,其实也是中国人的生活习性造成的。春节时候,每一户人家,通常都会贴对子,帖福字。这种习性,就造成了这种水泥石灰墙上,那一层石灰表皮的脱落,最后,就像一块块疤痕一样。

    可是,在他面前的这户人家,门两边,门楣上,不能说是完好的状态。毕竟,从这栋楼交付使用开始算起,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这石灰墙,就算不贴对子,不进行别的什么破坏行动,在时间这把无比锋利的杀猪刀的作用下,仍然会有些许破损的。

    但,比起别的人家,这些引起卢玉荣特别关注的部位,显然更为完好一些。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最起码,最近几年,甚至,有可能在最近十年,这户人家过春节都没有贴过对联。

    过大年,贴对子,这是中华民族无可更改的习俗,哪怕,是那些旅居海外的华人华侨,每逢过年,有谁会不贴对子?

    难道……卢玉荣不禁叹了口气,从种种细节上看,这户人家,很可能……已经不是人家了,这里曾经的住户,已经不知道搬到了什么地方去了,这治癫痫病要多少钱只是一套空房子罢了。

    看着仍在迷离中喃喃诉说着的小兰,卢玉荣不禁再次叹气,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说:“小兰啊,赶紧敲敲门吧,或许,你爸爸正在等着你,给你开门呢。”

    或许……是啊,只是或许而已……

    “啊……哦……”小兰怔了怔,咬了咬下唇,抬起手,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忐忑地轻轻敲了敲门,再次咬了咬下唇,轻声唤着:“我回来了,爸爸,开门啊,小兰回来了……”

    反复多次之后,门后仍然没有反应。卢玉荣抿了抿唇,难道,像先前猜测的那样,这就是一套空房子么?

    他正打算劝小兰先离开,再做打算的时候,忽然,小兰停下了她先前的动作,忽然转过身,绕过卢玉荣,走到了楼梯间,层与层之间那个平台上。这里其实也是阳台,每一层的两户人家公用的阳台。

    在阳台的一角,栏杆的拐角处,摆着一只花盆,花盆中是盛开的玉兰花。小兰蹲下身子,盯着玉兰花,一动不动。

    卢玉荣有些奇怪,他疑惑地望着小兰,不知道这小姑娘究竟在做什么。难道,这玉兰花有什么奇怪?

    正当他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小兰伸出手,放进花盆,在那花盆中的泥土里,摸索着。看上去,这泥土似乎很松软,小兰纤细的手指,能够轻易地插进土层之中。忽然,小兰双眼一亮,她的手缓缓收了回来,在她的手中,居然多了一枚钥匙!

    钥匙?已经走到小兰身后的卢玉荣,看到这一幕,顿时无比惊讶起来。这里……居然有一把钥匙?是哪里的钥匙?这小姑娘为什么会知道这样的事情?

    小兰看了看手中的钥匙,做了个深呼吸,站起身,再次绕过了卢玉荣,回到那扇斑驳的木门前,将手中的钥匙,插进木门的钥哈尔滨治癫痫病的费用多少匙孔,轻轻转动。只听“咔嗒”一声,门开了……

    小兰转过头,望着卢玉荣,颤颤地说:“没错的……卢叔叔,这就是我家,我爸爸……我爸爸还住在这儿……这里……这里还是我的家啊!以前……十年前,我家……我家就是这样放备用钥匙的……”

    望着小兰激动不已的眼神,卢玉荣心中无比惊讶。难道,小兰的父亲,真的仍然住在这里?可是……可是那些细节,怎么说?再看看那盆玉兰花,那盆盛开的玉兰花。盆栽的生长状况相当好,如果不是精心照料,这样的盆栽,早就枯萎了。看来……

    没有过多理会卢玉荣的惊讶,小姑娘早就迫不及待地推开门,向门内走去。一边走着,她还一边轻声呼唤着:“爸爸,你在家吗?我回来了,小兰回来了呢……”

    跟着小兰的步伐,卢玉荣也进了门。一进门,首先映入他眼帘的就是一张相当破旧的沙发,沙发前面,并没有通常应该存在的茶几,只是在应该有茶几的位置上,摆着好几十块旧砖头,上面铺着一张很破旧的木板。看上去,这一套东西,在发挥着茶几的作用。

    看起来,这里应当是客厅吧。说起来,面积也不算太小,足有十一二平方。当然,自然不能和现下的商品房中的客厅相比,但和八十年代的单元房相比,也算不错了。可是,偌大一个客厅中,居然只有这两样东西,就连最应该存在的,电视机,都完全没有影子……

    这……是什么情况?

    小兰带着激动的神色,从这个房间,奔到那个房间,寻找着她的父亲的身影。自然的,卢玉荣也跟着她的脚步,从这个房间,走到了那个房间。没多久,这一整套房子,他都完全看在眼里。

    从户型看,小兰第一个走进的,应该就是主卧了。可是,这主卧之中,有的,只是一张双人床,双人床的床头,挂着一个相框。相框之中,一家三口,正对着卢玉荣微笑。除此之外,这间屋子里临汾看癫痫哪家好,有的也只一张充作床头柜的椅子,一只当做大衣柜的布柜,唯一的电器是放在那张椅子上的小电扇了。看上去,价钱绝不超过两百块。

    倒是另一个房间,陈设多了不少。里面有一张小床,不过,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张儿童床。以这张床的大小,不要说卢玉荣,就是现在的小兰躺上去,也会非常局促。要知道,小兰可是才15岁。

    除此之外,这个房间里,还有的,就是一个大箱子,箱子里装着什么,卢玉荣看不到。不过,在床头,却放着一样东西。

    一台钢琴,哦,不,是一台袖珍钢琴。其实,这玩意儿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儿童玩具了。作为包括小寒和小薇这样的演唱组合,手下有多名歌手的经纪人,卢玉荣对于乐器,还是有所了解的。这样的钢琴显然制作还算是比较精良的。起码,如果放在玩具范畴之内,也算是高档玩具了。而且,看上去,这东西似乎保养得不错。

    不过,小兰看到这个东西,就变得很激动,上前抱住它,怎么都不肯放手。

    趁着小兰在摆弄那只小钢琴,卢玉荣又去厨房看了看。厨房里有一只单眼煤气灶,还有一个煤气罐。灶台是固定的水泥制品,和房子一体的。厨房里没有碗柜,所有餐具,全都摆在不算小的灶台上,用一个显然是自制的,类似于市场上卖小吃的摊子上,用来罩住食物的那种带着纱窗的罩子罩住。角落里还放着一只垃圾桶,看看里面,是一些食物的边角料,看上去还挺新鲜,时间绝不会超过两天。

    由此看来,这里应该还有住人。可是……怎么会这样?

    这套房子里里外外,卢玉荣都看过了。对此,他的评价只有四个字:家徒四壁!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gau.com  南昌新闻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